头像

麻豆传媒破解版下载

程虞君跟阿千聊了一个多时辰,基本都是她在问阿千解答。以致阿千出去的时候,觉得自个喉咙快冒烟了。

走到门外看着站在门口神色不虞的花妈妈,她笑了下就出了院子。

花妈妈进屋,很是不赞同地与程虞君道:“姑娘,你现在怀着身子,哪能这样受累。”

程虞君很是失望地看着花妈妈,说道:“妈妈,到现在你还没看出来,想在符家立足只生孩子是不够的。”

若不然她做错事,在知道她怀孕后婆婆态度就不会那般冷淡了。就是丈夫,若是公婆真的不接受自己怕也不会为逆了他们的意思。

花妈妈想着清舒的做派,神色有些黯然。这符夫人行事确实迥异于人。半响后花妈妈说道:“他们不在意,姑娘更该保重好自己。”

程虞君却是摆摆手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逞强的,若是觉得累我会停下来休息的。”

婆婆做那么多没事,她不过是看看邸报跟书哪就会累着。再者,有事做也不会胡思乱想。

见花妈妈还待再说,程虞君摇头道:“妈妈,我想去外头走一走。”

走到外头她让银容陪着自己去花园。银容跟银环完是两种类型的,银环是嘴不饶人,而她是轻易不开口。不过她话不多行事却很有分寸,程虞君交付的差事都完成得很好。

当然,若是各个都像银环这样,她也不会觉得可以教好程虞君。

进了花园,程虞君问道:“银容,你觉得会是谁告的密?”

海边奔跑制服少女

银容沉默了下说道:“大奶奶,这事是去年中秋发生的,可到腊月底才暴出来。我想应该只是不小心说出去的。”

要告密也不可能等那么长时间了,而且大爷是独子,告密扳倒了银环除了下大奶奶的脸面让她不容没任何益处。

“那你觉得这事该不该查。”

银容摇摇头说道:“大奶奶,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节外生枝了,不然夫人知道又该不高兴了。”

程虞君却是摇头说道:“不管是告密还是无意之中说出去,这人都不能留在我院子里。你暗中查探,一定要将这人找出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傍晚的时候,阿千去找了清舒道:“夫人,按照你的吩咐将邸报送给大奶奶了,她没有排斥并且还问了我许多问题。”

“问了什么?”

阿千笑着说道:“问我是做什么的?问了夫人与大爷的事情,我就随便说了一些应付着。”

“没问你什么身份?”

“问了,我没告诉她,省得吓着她。”

清舒觉得没必要隐瞒,说道:“下次再问可以告诉她。我都在飞鱼卫呆了三年,你这身份也没见不得人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想了下,阿千说道:“夫人,我今日跟大奶奶说她身边的那个花妈妈不行,该换个眼界宽阔些的。”

清舒一听摇摇头道:“阿千,你要引导她,让她知道什么人可以用什么人不可用,并且在做决定前考虑清楚后果;而不是教她怎么做事。”

她要的是程虞君改掉身上的毛病,而不是什么都听她跟福儿的。长此以往将会变得没有主见,这不是她要的结果。

阿千心头一凛,点头道:“我以后会注意的。”

福哥儿这日回家,程虞君主动与他谈起了邸报上的事:“夫君,我看邸报上说蜀地地动死了不少人。”

福哥儿点头道:“是,去年年底地动的,所以爹大年初二回去当差就是在忙赈灾的事。”

忙得到现在都没回家,都快以衙门为家了。

“夫君,这些事你都没跟我说?”

福哥儿说道:“去年我跟你说了好几件朝中的事你都不乐意听,我见你不感兴趣所以就没说。”

蜀地地动,是去年腊月的事。

程虞君默了默,说道:“夫君,我错了。”

福哥儿知道她的意思,点头道:“你既想听,我以后都告诉你。”

“谢谢夫君。”

正月十六,清舒与小瑜两人一起进宫。

三个人坐下以后,易安笑着说道:“清舒,我之前就说了你今年有可能做祖母,没想到真应验了。”

至于做外祖母是不可能的,五月两孩子成亲,哪怕刚成亲怀孕也得明年开春诞下孩子了。

清舒笑着说道: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这般快。”

小瑜在旁宽慰道:“皇后娘娘不用羡慕,等窈窈嫁过来,你明年保准也能抱孙子了。”

她们六个其实最早当祖母的是斓曦,不过她一直跟着邬正啸在桐城。而果哥儿的媳妇,是邬正啸心腹将领的嫡长女。

易安笑骂道:“封小二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羡慕了?我看是你羡慕了,有了孙女不能随时见着,想了还得巴巴上门去看。”

这话扎心了。

小瑜不再像以前那样跟易安针尖对麦芒了,现在学会了示弱:“不仅孙女,孙子我也见不着,一个人在家怪冷清的。”

沐晏虽成亲一年但她媳妇还没怀上,她说的孙子是卫榕的儿子。卫榕是在卫府成的亲,成亲后两口子就住在卫府了,逢年过节到郡主府一起。

清舒失笑,说道:“说得好像沐昆不是人一般,小心这孩子听到伤心了。”

“别跟我提他,这个讨债的总有一日要将我气死。”

易安看她气呼呼的样子,笑问道:“这孩子又做了什么?”

小瑜恨铁不成钢地说道:“他瞧上了黄御史家的女儿,不跟我让我请媒人去提亲竟跑去爬人家墙头了。被黄御史的家丁发现以为是毛贼,追了整整两条街。”

这事哪瞒得住,黄家一查就发现是他了。

清舒与易安听到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小瑜现在想起这事还觉得没脸:“黄家找上门来,我这恨不能钻地洞,活到这岁数就没这么丢人过。”

易安说道:“少年思慕也没什么,知道了请媒婆上门提亲就是。”

小瑜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黄御史不同意,说沐昆连个举人都不是配不上他女儿。这臭小子的聪明劲都放在吃喝玩乐上面了,对读书并不怎么上心。也是我一直压着这才勉强考了个秀才。”

也不是说沐昆考不中举人,只是这科举的事谁也不能打包票啊!万一下次再落榜,又得等三年那沐昆都二十了。到时候,黄御史肯定另择佳婿了。

清舒说道:“只要沐昆有决心一定能抱得美人归的。”

“是啊,只能看他自己了。”

ps:二月就剩一天了,捧着碗碗求票票,o(* ̄︶ ̄*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