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像

黄色开车软件

欧几里德抚摸着下巴,道:“这么说,这场夺夫之战,以帕洛丝胜利告终?”

“我看像是平手,毕竟苏业的心已经在那个金发女人身边转了好久。”卡斯托耳道。

“我倒是觉得,这是捉奸现场。”科莫德斯道。

“们够了,我之前那么说,纯粹是为了拖延时间。我苏业是馋美女身子的人吗?”

“是!”所有人齐齐大喊,除了米泰亚德。

“也可能馋她的财富。”米泰亚德大将笑眯眯补充。

众人哈哈大笑。

“唉,我本来想告诉您一个重要的情报。”苏业望着米泰亚德道。

“什么情报?”米泰亚德收敛笑容,正色以待。

苏业使了个眼色,米泰亚德随手一挥,附近所有人都被无形的力量向后推去,停在三十米外,随后他们眼前一片朦胧,看不清米泰亚德与苏业。

“现在可以说了。”米泰亚德道。

“您知道,我在前不久去了一次爱琴海东岸。”苏业道。

快乐的每一天

米泰亚德点点头。

“我在艾菲斯停留了几天,偶然听到,有人谈起您。”苏业道。

“他们说什么?”米泰亚德问。

“他们说,大流士对您恨之入骨,准备在派罗斯岛设伏。”苏业盯着米泰亚德的双眼。

米泰亚德愣了好一会儿,才问:“他们还说什么?”

“他们说话很隐蔽,只说了一些只言片语,然后好像怕被人听到,便匆匆离开。我当时有要事在身,没办法跟上去。”苏业无奈道。

“他们会不会认识?”米泰亚德问。

苏业摇头道:“我原本是去米利都的,临时改道去了艾菲斯,除了柏拉图学院的人,当时没人知道我在哪里。更何况,当时我和您毫无关系。我听到这话后,没放在心上,但后来翻阅了您的资料发现,您和大流士反目成仇,而……您也曾经发誓报复派罗斯岛上的贵族,所以我才怀疑事情可能是真的。关键是……”

苏业拖着长音,没有说完。

“有什么话只管说。”米泰亚德目光和善。

“关键是,您这次携马拉松之战的声威,举世无双,堪称希腊救世主,声望达到历史最高峰。派罗斯那边的贵族很可能传出什么羞辱您的言论,刻意激怒您。”苏业的语速远比平常缓慢。

“我明白了。是在说,这场胜利之后,我可能会稍稍骄傲,一旦被他们激怒,就会立刻复仇。如果别人这么说,我会嗤之以鼻,但这么说,我突然意识到,他们的确有激怒我的方法。”米泰亚德轻声一叹。

“那么,您可以将计就计!”苏业微笑道。

“不劝我放弃去派罗斯道?”米泰亚德微笑道。

“当年的事我也略知一二,那些贵族太过分了。如果我被一个贵族那么羞辱,而且朋友被其间接害死,我也不会善罢甘休。更何况,在我看来,复仇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趁机打击波斯。毕竟每次您有了功劳,雅典那帮鼠辈都会拿您曾为波斯王庭效力的事抨击您,这次他们忙着甩掉身上的罪责,一定会旧事重提。在他们对您的抨击达到顶峰的时候,您突然带领大批传奇将计就计,反杀波斯暗中埋伏的传奇,这是何等快意?”

米泰亚德一言不发。

“或许之前大流士想要埋伏您仅仅是想法,但马拉松之战后,必然会成为现实。更何况,愿意杀您的波斯传奇,一定不会是您当年的好友。”苏业道。

“这小子,揣摩人心的时候和魔法界的老狐狸一模一样。”米泰亚德笑道。

“我是怕您太善良了。”

米泰亚德笑了笑,转身离开。

“太善良的人,走不到今天。”

米泰亚德留下一句话,身形渐远,最终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。

“我们上车吧。”苏业迈步登上马车。

其余人陆续进入车厢。

马车缓缓上升。

众人透过窗户向东方望去。

一个直径三百余米的巨大坑洞凭空出现在远方,大坑内外的土壤尽皆焦黑,正冒着浅浅的白烟。

“传奇伟力,恐怖,也令人向往。”科莫德斯感慨道。

“是啊,希望我也能成为传奇。”卡斯托耳道。

“他们对力量的运用太粗糙。”欧几里德小声嘀咕。

“苏业,她为什么会找上?命运泥板为什么会觉得与众不同?”科莫德斯疑惑地问。

卡斯托耳却小脸一板,不客气地道:“从此以后,没有希腊联军最高统帅米泰亚德大将的军令,禁止谈论今天之事。这是希腊联军最高机密!”

“遵命!”科莫德斯和一众斯巴达战士急忙挺直身体接令。

一些低位阶的斯巴达战士想到什么,面露惧色。

欧几里德看了一眼苏业,默默翻开魔法书,记录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
“命运公主对我命运的描述非常怪异,她好像看出点什么,但又不想直说。我记得有命运术士看过亚里士多德的命运,说他的命运被强大的力量遮掩。而她说看不清我的命运,这是什么意思?又说我的命运与希腊绑在一起,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更怪异的是,命运泥板竟然看不到苏业的命运。”

“阿姬曼看苏业的时候,目光深处隐藏着狂热,那种狂热是几何学无法测量出来的。即便我是单身,也可以确定,她眼中的狂热不是爱,更像是……看到救命稻草的那种眼神。”

“苏业和米泰亚德说了什么,我很好奇。”

“帕洛丝为了苏业,竟然借出胜利枪剑,意想不到。那可是潘狄翁家族的象征,传说雅典娜化身亲手制作亲自使用的武器,只有潘狄翁家的女性才有资格执掌。借给米泰亚德使用,可是不得了的大事,必然会轰动全希腊。”

“不过,帕洛丝知道苏业和阿姬曼当众调.情的话,会不会一剑捅死苏业?我是不是可以找到苏业再要十万金雄鹰的封口费?已经四十万了,跟着苏业有钱赚啊。”

“为什么她们都那么喜欢苏业,我身为几何小王子,比苏业英俊,比亚里士多德谦逊,比阿基里德正常,比亚历山大睿智,为什么没有女人向我表白?女人啊,太肤浅了。”

“不不不,我差点犯了错误,如果真有女人纠缠,我岂不是没时间研究几何?幸好没有女人找我麻烦,可怜的苏业……”

“我的命运到底怎么回事,会不会跟我的记忆有关?我要不要帮阿姬曼追求苏业,然后换取她解读我的命运,或者恢复我的记忆?嗯……算了,万一到时候帕洛丝舍不得动苏业,一剑刺穿我,得不偿失……”

苏业伸长脖子瞥了一眼欧几里德的魔法书,冷哼一声。

还挺小心,别人看不到。

“梅德尔斯和阿姬曼是什么关系?”苏业问。

苏业想起自己在得到雅典娜的注视的那天,祭司梅德尔斯从传送门中出现,一头短发,英武逼人,就是分不清性别。

“不知道,只知道两个人好像原本惺惺相惜,一起冒险流浪,后来反目成仇。一个是命运术士,一个是主神的主祭司,她们两个在一起,一定会打得天昏地暗,米泰亚德大将还是太心软了,可惜了……”

“梅德尔斯是女的?”

“都这么说,但也有说是男的,谁知道呢,反正跟我无关。对了,以后少沾花惹草,万一以后帕洛丝找上门来?给我十万金雄鹰,我说还是不说?”欧几里德面无表情看了苏业一眼,低头继续记录。

“什么叫我沾花惹草?没看到阿姬曼一直要夺走我的身子吗?”

“呵呵,那是太骚了。”

“呵呵,资助没了。”

“呵呵,我找帕洛丝要资助去。”

“呵呵,怪不得没女人找,遇到事情只会找女人的男人!”

“呵呵,那也比见到美女就投怀送抱好。”

“呵呵,倒是想投怀送抱,哪个女的肯要?”

“能不能不要人身攻击?”欧几里德怒道。

“好,以后我不说没女人要了。”

“等着!”

欧几里德迅速翻页,认真记录。

一帮斯巴达战士双臂抱胸,满面笑容,随后相互交换眼神。

魔法师真是一群娘炮,哪像我们斯巴达战士,能动手绝不吵架。

碧空之上,傀儡战马踏空奔跑,魔法马车静静飞行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种奇异的气息在车厢内回荡。

苏业立刻透过窗户向前方看去。

一座雄伟的城市屹立在前方。

那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,整座城市如同巨大的三阶台阶。

地面是人间烟火,车水马龙,游人如织。

第一阶是艺术殿堂,各式各样优美的纪念碑、雕像和建筑占满这一层。

第二阶是朝拜圣地,全希腊几乎所有的神灵都在这里拥有自己的神殿,数不清的神像散落在各处,贡品的芬芳在空气中飘荡。

第三阶如在云端,烟云遮挡,里面伫立着全希腊最大的众神殿,只有在极为关键的时候,才会开启。

在这座台阶城市的北方,有一大片规划整齐的建筑,赛马场、赛跑场、格斗场等等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赛场清晰可见。

每一个赛场都巨大得难以置信,每一个赛场的观众席都像是一面又一面山坡。

毕竟,这是圣城得尔斐,是祭祀众神的地方。

毕竟,这是仅次于奥林匹克大赛会的地方。

毕竟,每一次的大赛会,都会有上百万的各地观众前来。

毕竟,这是希腊在向世界宣示肌肉。